「我是女同志,我嫁给了一个男人」不能出柜的中国,形式婚正好

839次浏览

同志相爱这条漫漫长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难处,一起来看中国同志的婚姻现况。

在中国,不少同志选择用「形式婚」的方式,隐瞒自己的性向顺便纾解家人催婚的压力,然而,在只有形式的婚姻中,他们的真爱无法受保护,只要一天没有婚姻平权,他们就一天无法展露真正的自己,和另一半走向幸福人生。

「我是女同志,我嫁给了一个男人」不能出柜的中国,形式婚正好
在尚未实现婚姻平权的中国,许多人靠着形式婚遮掩同志身分。图为一名拿着中国红色结婚证的新娘。 路透社

不敢出柜 用「形式婚」遮掩

在中国,女人被催婚的压力大到令人喘不过气,如果妳爱的是女人又该怎幺办呢?对今年 32 岁的同志欧小白来说,嫁给一个也是同志的男人,彼此过着只有形式的婚姻,不失为一个办法。

欧小白说:「我想要保护我的女友,也想和她一起共度一生,这就是为什幺我在 2012 年嫁给了一个男人。」

欧小白的丈夫和她一样,在中国传统社会价值下不敢出柜,最后选择用「形式婚」来遮掩同志身分。

女友只能当伴娘 成不了法律上的另一半

在欧小白的婚礼上,她的女友是伴娘、化妆师还是服装顾问,但不会是站在她身边的另一半。欧小白谈到,她的女友对这样的安排没有怨言,她的丈夫的男友也是,这四个人私底下也是好朋友,大家一起筹画了这场形式婚。

「我是女同志,我嫁给了一个男人」不能出柜的中国,形式婚正好
(图片来源)

大家开心就好

「在看到我的家人在婚礼上有多快乐,我知道我做了对的决定,唯有这幺做才能满足大家的需求──我的家人很开心他们过世后还会有人照顾我,我的丈夫不用再烦恼同事鼓励他出去和女生约会。」欧小白说。

iHomo上线 媒合同志男女

欧小白发现,婚后有不少相同问题的人向她求助,这也成了她设计「形式婚」app iHomo 的契机,这款 app 媒合同志男女,让他们透过形式婚满足父母的愿望,同时保有自己的爱情。

眼睁睁看着爱人结婚

另一对形式婚夫妻──强 (Qiang) 先生和他的妻子景 (Jing) 小姐,还有强先生的男友吉 (Jie) 先生, 一起在访问中谈论彼此複杂的关係。

在强先生和景小姐的婚礼上,吉先生是强的伴郎,「我看到强在我眼前娶了景并不会忌妒,只要我们的家人感到快乐,我们就会快乐,我们解决了问题」。

婚后如何生小孩?

然而,婚后生小孩成了另一个棘手的问题。许多形式婚夫妻会透过试管婴儿的方法生小孩,为的是满足父母抱孙的愿望。

让同志更容易骗家长

除了欧小白创立的 iHomo,2015 年上线的 Queers app 也是追求形式婚男女的救星。这款 app 就像其他约会 app 一样,列出候选人的身高、体重、年龄和薪资,还有他们对形式婚的期望。

Queers app 的创办人廖卓英(音译,Liao Zhuoying)表示,在他设计的平台上,最受欢迎的女性是看起来像异性恋的女性,因为「这让同志更容易欺骗父母」。

不可能让所有人出柜

目前,Queers 的用户超过 40 万人,大约有一半的用户年龄介于 25 到 35 岁之间,他们受到强大的催婚压力。廖卓英说:「同志平权分子指控我们妨碍了他们的道路,让人们不去面对他们真正的问题。」

「但我们是解决问题的人,在中国社会要让所有同志朋友都出柜是不可能的事。」

触不到的丈夫 中国「同妻」悲剧

在中国,保守估计有 7,000 万人是同志,而有上百万名异性恋女性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嫁给了无法真心爱自己的男人,这些女性被称为「同妻」,在腾讯新闻的专题报导〈触不到的丈夫〉中,揭露了同妻遇到的问题。

中国LGBT人权团体「彩虹中国」的创办人张锦雄表示:「我认为这是场悲剧,对同志和对那些(嫁给他们的)女人来说都是。」

我们不是怪物 支持婚姻平权

因此,张锦雄鼓励同志站出来向大家宣告真实的自我。

「一开始(出柜)会是种自我肯定的表现──我们是同志,不是怪物。同时也是自我约束,虽然社会歧视我们,但我们不愿意伤害无辜,也让异性恋者看到有所反思,洞悉同志平权与他们是有关係的。」

「我是女同志,我嫁给了一个男人」不能出柜的中国,形式婚正好
彩虹中国创办人张锦雄在新浪微博贴上与爱人的合照,上面写到「我是同性恋,我不会和异性结婚」。 Photo: 张锦雄Ken仔

我是同性恋,我不会和异性恋结婚

张锦雄和其他 LGBT 权益分子一样,都不希望成员进入所谓的「形式婚」,他们也在新浪微博贴上自拍照,再加上「我是同志,我不会和异性恋结婚」的标籤。

有不少同志朋友的父母也加入了这场活动,他们手拿标语宣告他们不会逼自己的小孩结婚,这和中国社会大多数家长很不一样。

面子比里子还重要

在中国,有不少家长知道自己的小孩是同志后,会和他们一起演戏,甚至帮忙筹办「形式婚」,为的是瞒住社会上其他人的窥探。Queers app 的创办人廖卓英说:「在中国,维持家族的面子很重要。」

在义大利纪录片导演卢瓦拉的作品《听爸妈的话》中,中国同志朋友现身说法,讲述形式婚在某部分解决了他们被逼婚的压力,但却创造了另一种问题。

听爸妈的话

过去二十年来,中国 LGBT 争权益这条路小有进展,但仍远远被西方社会抛在后头。

1997 年,同性恋在中国除罪化,2001 年,同性恋被从官方认定的精神疾病清单上移除。

然而,对义大利纪录片导演卢瓦拉 (Sophia Luvarà) 来说,这远远不够。在卢瓦拉拍摄的纪录片《听爸妈的话》(Inside the Chinese Closet) 中,她用镜头记录下中国同志朋友被逼着找形式婚对象,而不是找寻真爱。

同性恋不犯法 但仍被视为「有问题」

卢瓦拉也提到就算同性恋在中国不犯法,仍旧被社会视为「有问题」。

「从 2001 年开始,同性恋不再被认为是精神疾病,但你仍然可以看到宣称能治疗同性恋的诊所──他们提供药丸或电击疗法。」

「首先,你的家人最希望的就是你有个小孩,尤其中国受一胎化政策影响,你可能是家中唯一的小孩,也是唯一能延续家族姓氏的人。第二个问题是职场,现今职场对同志还是有许多歧视,可能让你无法升迁。」

「最大的问题是:你对爱的看法是什幺?一开始,人们当然可能因为性的吸引力在一起,但最后往往变成友情,这对同志伴侣来说也一样。」

「我是女同志,我嫁给了一个男人」不能出柜的中国,形式婚正好
(图片来源)

接受真正的自己

对走入「形式婚」的欧小白来说,她并没有特意隐藏自己的同志身分,她的家人迟早会发现她喜欢的是女人。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