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职场力》:要乐在工作,就不要追随热情!

824次浏览
《深度职场力》:要乐在工作,就不要追随热情!

适合读这本书的读者:正在思索职涯问题的社会新鲜人,或是觉得自己在生涯发展碰到瓶颈的朋友

在人生最活跃的阶段里,我们每天花在工作以及与工作有关的事的时间也许超过 1/2。好的工作与在工作中获得成就,对很多人来说,与人生幸福有相当大的关联。如果撇开不切实际的机遇与幸运,有什幺方法可以作为在职场生涯依循的原则吗?

也许「从热情出发」会是你的答案,甚至有许多的成功故事也为这种想法背书。本书《深度职场力》的作者 Cal Newport 则对「热情思维」不表认同,甚至说这是一种很危险的做法,为什幺呢?

引发作者探索这个主题的原因,是他自己的生涯规划过程里的一个问题:「为什幺只有少数人能够爱上他的工作以及获得成就,但大多数人则不是如此呢?」他发现从 1970 年代起,职涯发展相关理论中「找到并跟随你的热情」成为持续被认同的论调,但矛盾的是,几十年过去了,大部分工作者并没有因为热情思维而更快乐,甚至相较「热情论」之前的时代,在工作中受挫的程度也许更高。

作者尝试要找出答案,他认为他找到了,归纳成本书所提出的四项规则。若要简单地用一句话来归纳,也许会是「由刻意练习、精益求精的过程之中所引发的热情,才是乐在工作的原因。」

以下是 《深度职场力》 归纳出的四大原则:

  1. 不要追随热情
  2. 追求「讚到没人能忽视你」-- 技能思维
  3. 取得高度自主性:掌控工作内容与工作方式的权力
  4. 发展出自己的「使命」

为什幺作者开宗明义会说「不要追随热情」呢?并不是热情本身有什幺问题,但是那并不是在思索职涯发展时最好的起点,因为--

热情思维中的核心是「自己」,自己想做的、自己热爱的。但是工作中会遇到的、要解决的、重要的通常不会是「自己」,而是週遭的人与环境。抱持着「热情为先」的想法,无可避免的一定会持续地碰到不如己意但又无法解决的情况,以及因此而疑惑「是不是因为我还没找到我真正的热情所在?」而觉得有所缺憾。

在工作中,热情通常不是天生的

在少数的例子像是艺术家、运动员,跟随幼时的热情也许成就了一生的志业。但通常在工作里比较常遇到的还是「我的热情好像跟工作拉不上关係」、「我不确定我对什幺有热情」、「热情通常是在熟练与驾轻就熟后才被引发」,所以与其把精神花在「找到我有热情的志业」,不如「把事情做好,因而激发出成就感与热情」也许更实际。

」要遇到才有完美的爱情,也许会一直寻寻觅觅下去。但是真心去爱身边的人且投入与付出,可能才是真正让自己的感情获得幸福的方式)

如果不是从「找到热情」出发,那什幺才是发展职涯的正确起点呢?

由「技能思维」出发,累积职涯资本

怎幺样的工作会让人觉得美好?「能够发挥自己的创意」、「具有影响力」、「高度自主性」会是许多人共通的答案。但是要如何获得上述的待遇?显然必须靠自己的工作实力做为筹码。这正是本书第二项原则想告诉读者的:唯有把能力与技术发展到不可或缺,你就得到了可以换得让工作依自己的想法发展的职涯资本。

但也不是所有的工作都适用全心投入的技能思维,以下是例外:

  1. 假如那个工作没有什幺机会让你培养珍贵稀有的技能。
  2. 你觉得那个工作重视的东西没什幺用处,甚至对世界有害。
  3. 那个工作迫使你跟讨厌的人共事。
「一万个小时法则」与「刻意练习」

在谈到「让自己讚到无法被忽视」时有一个很重要的实作观念,就是一般在谈到能力发展时会谈到的「一万小时法则」与「刻意练习」。从西洋棋职业棋士、音乐家的实际案例分析里归纳出更近一步的原则是「比起花了多少时间,怎幺规划这些时间进行更重要」。

并不是轻鬆地重複做已经驾轻就熟的是,刻意製造一些难度、做自己不擅长的部分,才会让能力突破「高原期」而到达更高的境界。简单的说,就是要靠「自己为难自己」的方式去练习。以作者个人的经验,甚至在每一次他刻意设定的困难情境开始时,身体很自然的会产生不适感,因为这种刻意练习并不是日常的自然。

我自己的经验是,每次要写一份困难的报告或讲义时,也会有肠胃不适浑身不对劲的感觉,但强迫自己坐在桌前开始思索,隔一会随着开始思绪的流动,这些不舒服感很自然就消失了。

在工作中取得高度自主性,以及要避免踩的两个陷阱

刚刚提到要追求美好的工作时,「自主性」是其中的重要因素。因为网际论与社群发展,让小众领域里的意见领袖也有机会因为其影响力而依照自己偏好的方式工作。去年有一项调查,台湾的年轻人里有许多人嚮往成为「网红」,因为好像就可以充分依照自己的意愿想在什幺时间做什幺。但是作者也提出在追求工作中的高度自主性时必须提防的,过犹不及的两个迷思:

  1. 自主性如果不是靠职涯资本所换取的就无法持久
  2. 在追求自主性的过程,会遭遇到原有工作环境里必然的阻力

简单的说,必须要能够分辨自己到底是已经準备好了还是一厢情愿。如果已经準备好了,要靠勇气去突破。而如何确定呢?作者提出的检验方式是「财务可行性原则:有人会愿意为你做的工作付钱买单吗?」

读到这个部分时,我忍不住想到最近流行的「斜槓」论调。我自己在生活里有不少具有热情甚至已经投入持续许多时间的领域像是做模型、拍照、收藏,但是很清楚知道这些充其量可以作为嗜好,但是拿不上台面,原因就是我并没有用刻意磨练的方式精进,也因此无法通过「财务可行性」原则的检验。

不是每个人都能改变世界,使命来自于你已经到达顶尖

在赛门西奈克一次影音访谈里,他提到「千禧世代总是说「希望工作能带来使命感,希望能够产生“影响“」。使命感是什幺?似乎像是「热情」、「梦想」一样,是常被低估其难度、重要性,甚至因为过度滥用而贬值的词彙。作者认为:

为什幺要谈到「使命」?因为也许真正让工作产生热情的原因正是由此而来。而当在尝试找到使命的过程里,透过一些小尝试去帮自己釐清,以及透过有策略有创意的宣扬其价值去强化,会是重要的过程。当到了这个阶段,相信你已经是处在充分享受工作,对自己的人生所创造的不同可能性与价值的状态。

读完本书,如果用我自己的经历来验证:刚刚提到从小我就喜欢做模型,也买了不少模型大师的作品集或技法指南,其中有一位至今仍活跃于日本模型界的大师 MAX 渡边在他的书中有一段感言,我在 20 年前读了之后一直放在心里:

「有的人会觉得把自己最喜爱的事当作一生从事的工作是最幸福的,也有人会觉得既然是自己最喜欢的事,还是不要跟藉以谋生工作牵扯在一起,保持它的乐趣和纯粹比较好。但很难说哪一种想法才是对的。」。

之所以这一段话一直在我心里,是因为我也很想知道答案应该是什幺?如果我设法找跟我喜欢的事有关的工作,我的人生会更有成就感一些吗?在读这一本《深度职场力》之后也许已经有了答案。

假如你读到这里:你会想跟我一起讨论这本书吗?或是找更多朋友一起分享?请留言告诉我,也许可以看看如何安排一下。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